印象笔记Evernote

谢高圆《读史阅世》

2018.01.22
    最近,我拜读了翦伯赞先生的大作《秦汉史十五讲》,带着几分激动,我打算上网看看别人对这本书的评价,也好借鉴借鉴,但是我在网上并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就连百度百科上也是错的(我后来修改了这个词条)。

    冷静之后,我又觉得在习惯什么都百度的年代,我们对独立思考这件事已经感到陌生了,我何不正好借这个契机,独立地梳理一下我对这本书的理解呢?

    《秦汉史十五讲》的第一讲就开门见山地列举了秦汉历史上的若干个问题,这种以问题引入的方式很快抓住了我的眼球。下面简述几个我感兴趣的问题。
 
一、暴君之外的秦始皇

    很多人对秦始皇的印象并不好,秦始皇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暴君,学过初中历史的同学还知道他“是一个杰出的人物,完成了统一事业,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我曾经也背过这句话,可是不理解其中的内涵,在翦伯赞先生的书中,我找到了解释。说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统治阶级中的一个杰出的人物,不是因为他是一个王朝的创立者,而是因为他消灭了封建领主制,开创了一个中央集权的新时代。

    封建专制主义与封建领主制本质上都是封建主义,但却是一大进步,因为这种转变的实质是农奴制度的废除。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举措就是把土地私人所有制推广到了从前六国统治下的地区。不知道大家是否跟我一样也有过这样的疑问:既然土地的使用者要向国家交租,那土地不应该是属于国家的吗?翦伯赞先生用一个小小的幽默回答了这个问题:“两汉的政府还向人民征收口税向商人征收财产税,此外车船有税,市肆有税,岂不一切都是国家所有了吗?”其实,两汉的地主完全有权按照自己的意志处理他们的土地,可以买卖也可以赠送,所以说土地实际上还是私有的。

    此外,秦始皇最受人诟病的莫过于焚书坑儒,这个看似冲动之举实际上也有颇有深意的,秦始皇虽然结束了春秋战国以来几百年的封建贵族割据的局面,但是作为旧封建贵族意识形态的文化思想,并没有随着就封建贵族的灭亡而立刻消失其影响作用,因此在意识形态领域内的一场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焚书坑儒使先秦的古典文献受到很大的损失,这是值得惋惜的。
 
感悟小结:
二、十全九美的司马迁
三、期待平反的曹操
 
四、死灰复燃的奴隶制?
    在具体阐述问题时,翦伯赞先生从最容易被大家理解,争议最小,最有说服力的方面入手,在“两汉时期官私奴婢的存在是否标志着奴隶制度的存在”这一问题中,“数量”就是切入点,首先,提出如果数量过少则不足以说明社会性质的观点,这一点易于为大家接受,同时,列举希腊男性公民拥有奴隶比例的数据和中国女真社会时奴隶人数众多的例子,使观点更具有说服力。接着,先说明两汉奴隶人数不够,进而说明两汉社会不足以称之为奴隶社会。其中,为了说明两汉奴隶不是大量存在的,翦伯赞先生从反面论证,从四个方面反驳认为两汉奴隶大量存在这一观点,指出其不合理性,最后使读者自然而然地信服自己的观点。

    在说完了最直观的问题之后,翦伯赞先生带着读者一起考察奴婢的起源,进而从根源上论证两汉时期官私奴婢的存在不能标志着奴隶制度的存在。在这里,翦伯赞先生首先引用了马克思对于奴隶来源的阐释,再说明两汉奴婢的来源与马克思的定义不符,这种论证方式对我颇有启发,用定义法,明确有力。此外,翦伯赞先生在论证过程中承认两汉奴隶的来源中有符合奴隶来源定义的,但不占主流,并且指出直到两宋时期这部分来源还是存在的,而没有人会说两汉时期还是奴隶社会。我认为这一点也很好,回避问题不如正视问题,解决问题,与其等着被别人指出问题不如自己先做出全面的阐释。再者,两汉奴隶的主要来源是籍没罪犯的家属,而这种做法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奴隶他们而是惩罚他们。另有一部分是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这是违法的,在奴隶社会这是合法的,这从反面说明两汉时期并不是奴隶社会。如此严谨的逻辑,实在让人佩服。

    说完了来源,再说两汉时期奴隶的工作问题,这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众所周知,在奴隶社会,奴隶承担着繁重的社会劳动,买奴隶是一种投资,和奴隶社会不同,两汉时期的官私奴隶不仅不是社会生产的主要担当者,而且变成了社会生产的障碍,他们游离于生产之外,成为了地主阶级的装饰品。翦伯赞先生举了大量的例子还论证这一观点,同样,和起源问题一样,翦伯赞先生也承认两汉奴隶中也有承担生产任务的,但人数也不占多数。

    在奴隶社会,奴隶受到非人的待遇,当牛做马。用斯大林的话说,奴隶社会的奴隶,“便是奴隶主所能当作牲畜来买卖、屠杀的奴隶”。和奴隶社会不同,两汉时期的奴隶虽然也有被当作牲畜一样买卖的,但是这种行为已经被宣布为违法的行为。
 
南京新东方学校优能中学部 谢高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