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笔记Evernote

铁青

2015.06.21
 
我铁青的父亲
死于一场连续五天的雾霾
没有一位亲人前来
掩埋
 
他生于如今消失的闹市
连同照相馆一起沉没在三峡湖底
像一座铁青岛屿
既不发电也不纪念
茫然伫立在那里
弄沉船夫和刻满青铜的法器
 
他临终没有片刻感恩于迷途
对于垂死且怕疼的人
那一瞬仅用来领受刑罚
如同菜市口与昆明湖
有迥然不同的恶毒
 
我铁青的母亲
命我在葬礼上多鞠一躬
替她感谢他精子囫囵地
配出的种                             
 
铁青的父亲
没留下一行遗嘱
只运笔如椽
涂黑了一令白纸
然后翻着白眼
嘲弄他两个姐姐
仿佛她们已不堪入目
 
我落了两滴泪
于万里之外
有陌生的人或火鸡
死于感恩节前的夜里
 
 
高晓松
丧父日 于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