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笔记Evernote

黄盈《龙的套路比较深》

2018.01.24
《太平广记》是唐人的文言小说集,内容驳杂,天文地理人文医药均有涉及,是百科全书类的选集。里头的志怪小说是最精彩的一部分,不同于六朝小说的吊诡,明清小说的圆熟,处于生长期的唐人小说,有种荒蛮的生命力,读着如同逛庙会,虽然有目不忍视的鄙陋,但胜在奇诡多变,新鲜好玩。《刘贯词》一文就选自其中。

男主角刘贯词是一个沿街乞讨乞丐,原本生活得蝇营狗苟,直到某天,他遇见了书生蔡霞,两人边喝酒边聊人生,聊着聊着就结拜了,蔡霞与刘贯词意气相投,执意要送宝物给刘贯词,他提议刘贯词去他家里拿宝物顺便帮自己带一封信,怕刘贯词不去,还特地在他面前提起自己有一个妹妹,叫刘贯词去他家时,“必请与霞少妹相见”。

待刘贯词同意后他吐露了自己其实不是人,是“鳞虫”,也就是龙。

刘贯词顺利找到了龙家,看见了龙女。龙女宴请他,但是宴席之间,龙母“瞪视眼赤,口两角涎下”宴席结束后,她拿出一个碗送给了他,并解释说这个碗是驱邪国宝,刘可以将它卖十万钱,后来他果真按这个价钱卖掉了碗得到了钱,却被买家告知这碗是失窃的邻国国宝,差点给自己招来一场飞来横祸。

最后那胡商买家对他说道:“罽宾守龙上诉,当追寻次,此霞所以避地也。阴冥吏严,不得陈首,藉君为邮送之耳。殷勤见妹者,非固亲也,虑老龙之馋,或欲相啖,以其妹卫君耳。此碗既去,渠亦当来,亦销患之道也。”

你以为龙跟你结拜,是想把妹妹引见给你吗?

那是想骗你去他家,他是在逃通缉犯!

你以为那龙母为何对着你流下口涎?

那是想吃你,馋的!

你以为他妹妹陪席是属意于你?

那是为了保护你啊,你还有用,不能死!

刘贯词关于爱情与友情的幻梦,在这一刻,全被打碎。

这是一个典型的“人为神仙传书”的故事,只是和更为著名的《柳毅传》相比,人物都卑琐了许多,各怀鬼胎,更加市井——柳毅凭借一腔义愤为龙女传书,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刘贯词则是为钱财故,传书只是人情;柳毅所见龙族,魁伟凶悍,但是对人殊少恶意,刘贯词所见龙母两次瞪他都是吃人本性显现;甚至龙女,也因为参与了兄长的设局而显得狡黠多过善良,胡商更不必说,明知铜碗价值连城却刻意哭穷压价,得手之后更以恐吓威逼绝了刘贯词重新叫价的念头,这滴水不漏叫人心惊——然而全文最可怖的还属书生蔡霞,玩得一手好策略,对人心的把控使他默默隐身幕后,坐享其成——他逃避了天将的通缉,顺利回家,还送了一个大大的人情给刘贯词,仿佛他偷碗非因私欲,而是为了成全刘贯词命运的逆转。

最后,胡商走了,带走了碗,也带走了龙的祸患,看起来一切都很圆满,刘贯词得到了十万钱,再也不用受流离之苦,照理说应该感激,但我想看着蔡霞化为龙身向他遥遥拜首时,刘贯词想到的应该是龙母心怀叵测的瞪视,是龙女的欲言又止,是胡商的危言耸听,什么“精彩隽爽”,什么“意颇勤勤”,仅仅是为了“销患”的虚与委蛇,得了“百缗之赠”,成全了蔡霞的重诺的美名,但这“凡人奇遇”下,是刘贯词这个市井乞丐无法言说的委屈和恐惧——他自始至终不是手握剧本的“人民币玩家”,他对自己的命运不自知,也毫无把控能力,而那些随时出现的仙人异族,往往以一副无害的面孔,将他诓入危险的境地。

小说就结束在这里,没有什么伟光正的主旨升华,也没有试图“洗白”龙,它讲述了狡猾龙族利用人类销赃的故事,龙在文中就是一个做错事不想承担后果,用机巧手法逃避责任的反派。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龙的形象在明清之前,无论在汉族还是少数民族的传说中,都以“吃人作恶”为主,与西方“恶龙掳走公主,勇士屠龙救美”的故事一致,直到明清中央集权加强,龙因其翻云覆雨和多子祥瑞的寓意,成了统治者代表,东方龙的故事开始区别于西方龙,龙在汉族文学和少数民族文学中的形象,也才开始逐渐分化。明清后期,龙的形象崩塌得更加彻底,《西游记》中龙王那样软弱可欺就是一例。

《刘贯词》是一个细思恐极的故事,原以为是开了“外挂”拥有运气加成的“金手指”男主, 最终却只是更高级玩家的棋子和小兵而已。

在龙玩得熟稔的套路里,和刘贯词的相遇,可能只是一次“补兵”吧。

谁知道,在刘贯词之前,有多少进了龙母家而再也没出来过的士卒呢?

厦门新东方学校优能中学部 黄盈